關於部落格
  • 542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東西方酒文化的差異〞〞《廣州日報》刊發

東西方酒文化的差異〞〞《廣州日報》刊發 (2008-06-28 14:18:15)

  

     莎士比亞在青少年時代就已經海量了,曾經醉倒在酸蘋果樹下,後來這株樹被稱為“莎士比亞的天篷”。

 

史湘云醉臥芍藥茵,中國女人醉酒能夠醉出如此美的風韻。

 

       “琴、棋、書、畫”是中國人在文化上的四件雅事,“吃、喝、玩、樂”是中國人在生活中的四個樂趣,其中的“喝”就是飲酒,今天,我們把飲酒當作應酬、公關、朋友聚會和家族聚會的主要手段,酒的交際功能大大增加了,可是,酒的文化功能卻大大削弱了。今天我們回顧一下《紅樓夢》里的大觀園,在那里,男人豪飲,女人海量,金陵十二釵個個能喝善飲,巾幗不讓須眉,人生如酒,酒如人生,我們來欣賞一下飲酒時的詩意盎然,品一品杯中的百味人生……

  酒,對于中國人而言,不是一種飲品,而是一個朋友。朋友分親疏遠近,對酒的稱謂也很有意思,分為敬稱,比如瓊漿、玉液,還有有趣的謙稱和一般稱呼,這在世界上是絕無僅有的,尤其是外國人一不小心就會掉進酒文化的“陷阱”。

  在英文譯本中,水酒被翻譯成“watery wine ”,美國人霍克斯就掉進了中國酒文化的“陷阱”。其實,水酒是謙稱,謙虛的說法,類似的還有薄酒、小酌,都是我們中國人邀請他人做客的謙稱,可絕不是說自己的酒質量不好,往里面摻水。但是,在外國人看來,不可思議,邀請別人做客,是自己費心費力之事,干嗎還客氣呢?中國人歷來是重客薄己,自己寧可吃差的酒飯,也得讓客人吃好喝好。所以,當中國人一說“略備兩三個小菜”,那就一定是場豐盛的酒宴;一說“水酒”,別以為是度數低、價錢便宜的,肯定是度數高的烈性好酒;所以,“水酒”,就如同“寒舍”、“犬子”、“拙妻”一樣,充滿了中國文化的謙虛。

  在英國,有一個關于莎士比亞喝酒的傳說:莎士比亞在青少年時代海量。一次,他聽說斯特拉特福附近的畢得佛小鎮上的人都很能喝啤酒,就跑去要和他們較量較量。他問畢得佛鎮上的一個牧人:“會喝酒的在哪兒?”牧人說:“會喝酒的不在,只有能啜酒的。”兩個人一上來便痛飲啤酒,喝得昏天黑地,結果,這輕量級的人讓少年莎士比亞喝得一敗塗地。莎士比亞頭昏腦漲、步履蹣跚地離開了畢得佛鎮。途中,莎士比亞醉倒在路旁一株綠陰如蓋的酸蘋果樹下,後來這株樹被稱為“莎士比亞的天篷”。

  在今天,酒吧里、party聚會上,人們也大多都是採用這樣的方式一醉方休,古代的中國人可不是這樣。在《紅樓夢》里,有這麼一段細致地描寫了中國人喝酒的整個過程:“先是款酌慢飲,漸次談至興濃,不覺飛觥獻斝起來。當時街坊上家家簫管,戶戶笙歌,當頭一輪明月,飛彩凝輝,二人愈添豪興,酒到杯干。雨村此時已有七八分酒意,狂興不禁,乃對月寓懷,口占一絕云……”

  在中國人看來,沒有音樂,沒有明月,沒有詩歌,這如何能暢飲?可在西方人看來,醉後做詩,不是優雅的事情,而是在撒酒瘋。

  如今,在ktv包間里,放著通俗歌曲,頭頂彩燈閃爍,燈光曖昧陸離,紅男綠女,這樣的場合做不出詩來,多是葷段子。喝酒不是一種情趣,而是一種欲望了。

    《廣州日報》http://gzdaily.dayoo.com/html/2008-06/23/content_233485.htm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